子愚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历史真是越学越意思,每天都要感叹一遍古代人的智慧。

 

举一个小例子。

 

以前只知道汉代兵役制度规定,一个壮丁,到23岁才开始服兵役。可是为什么是23岁呢?解释给你听。

 

古人习惯20岁才成丁,也就是可以独立耕种。就农业经济而言,尤其是生产力尚未机械化,仍主要靠人力畜力的情况下,无法多产,只有节用,所谓“三年耕,有一年之蓄”,照一般情形论,年年丰收,是绝对不会的。平均三年中总会有一个荒年。来一个荒年,储蓄就用完了。倘使三年不荒的话,六年就该有二年之蓄,九年就该有三年之蓄。而农业社会,也绝对不会连熟到九年以上,也不会连荒到三年以上。一个壮丁,20岁受田,可以独立谋生,但要他为国家服兵役,则应该顾及他的家庭负担。所以当时规定,从23岁起,照理他可以有一年储蓄来抽身为公家服役了。这一制度,不仅使一种经济的考虑,实在是一种道德的决定。

 

我们看历史上一切制度,都该注意到每一制度之背后的当时人的观念和理论。政治是文化中重要一机构,绝不会随随便便就无端产生出某一制度的。

评论(1)
©子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