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愚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梳理不了今年的事情,暂且梳理一下今天的经历吧。
今天,2012年最后一天,做了这么几件事,有了这么几个感想。
1.下午和姜总相约去新华书店,没买一本书,倒是对一干作者or作品进行了一番嘲讽,可惜记不住都嘲讽了哪些人or书。只记得把柴静「看见」和「暮光之城」系列封面朝下翻了过来,原因?太瞧不起她们。
2.在木文堂淘了杨圭松的「读史求实」和陈寅恪的一本书名很长的书。结果被木文堂老板那些有文化的朋友们的抽烟给熏出来了。
3.去欧米奇小憩,八卦了一堆,比如王雅琪被男友劈腿甩了,汪亦雪开眼角开成什么样子,甚至不辞辛苦的微博校内的寻找她的近期照片。。聊着聊着发现外面漫天大雪,匆忙各回各家。到家半小时之后,姜总来电,她还没到家。。
4.回家后解决了明年停车费问题,当初交了车费后两天被通知原来的看车人被解雇,与车场负责人交涉一番后总算没有被误认为没有缴费。
5.看完了唐顿最后两集及圣诞特辑,大表哥死了,三小姐的女儿特别好看,大小姐生了儿子,唐顿有了继承人。也许是这新生命的延续让我产生了继续追下去的勇气。

唐顿不只是大小姐和大表哥的万般般配吸引我,其他人的关系的微妙变化才是支撑整部戏的精髓。
比如老爷最开始不同意大表哥对庄园进行改革,可是在一番新气象显现以后,他由衷发出"我们家有他真好"的感叹。不只是因为他挽救了唐顿,也因为他给庄园注入了新鲜血液。
比如Tom是个狂热的社会主义分子,三小姐与他私奔,几乎与家人决裂,可是Tom和唐顿的关系却在三小姐死后发生了变化。老爷开始慢慢接受他激进的言论,允许外孙女加入天主教;Tom决定留在唐顿帮助老爷并逐渐试着融入这个他曾经强烈抨击的封建贵族家庭,下楼吃饭会换上晚礼服。只因为他们都爱着那个从内而外都美的三小姐,为了共同爱的人,他们愿意各退一步。
比如贝茨曾经因为抢了托马斯的工作而备受后者的折磨和陷害,却在托马斯面临后半生即将毁灭之际愿意出手相助,因为"我知道那种束手无策,极度无助的无力感,那不好受。也许他不是个好人,可他也不是个坏人,他虽然为人刻薄,灵魂却不肮脏。"
比如安娜为了贝茨专门去学了他故乡的舞蹈。
比如休斯太太对Tom"不必为了谁而去改变自己,不必去迎合任何人,you are good"的鼓励。
比如大小姐马上要生了的时候,仍不忘让安娜给卡森打电话告知他她很好,"他一定急坏了。"卡森得知大小姐平安生产后雀跃不已的表情像极了孩子,仿佛他才是大小姐孩子的外公。
板球场上老爷大表哥Tom跑到一起击掌的画面,竟然比看到大小姐结婚还让我激动。唐顿正是在这种团结中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唐顿不是只有豪华的大城堡,精致的晚餐宴会,高贵的社会地位,有人情味、够包容才是它的魅力所在,这才是保持它生生不息的关键所在。
在这个看似等级关系森严的唐顿庄园里,每个个体和其他人之间,都有扯不断的爱情、亲情、友谊、同僚情来维系。少了大表哥的唐顿,仍然吸引我。

评论(2)
©子愚 | Powered by LOFTER